SeeFar 首页 方方日记全集

方方日记全集

三月初一(3月24日)
尽管今天是最后一篇,但并不是意味着以后我什么都不写。我的微博仍然是我的平台,我依然会像以前一样,在微博上表达我的观点。而敦促追责的事,我也不会放弃。 ... ...
2020-3-24 00:00
二月二十九(3月22日)
现在正是春天。春天是让人觉悟的季节,也是给人信心的季节。这个觉悟和信心就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2020-3-22 21:23
二月三十(3月23日)
这几天,追责的声音,非常微弱,我自己也几乎忽略了这件事。记者们的深度调查,似乎也变得很少很少,几近没有。晚上,看到一篇名为《消失的41篇疫情报道》的文章,文中最后一句说:“扒开隐藏在深处的荆棘,接受社会 ...
2020-3-22 00:00
二月二十八(3月21日)
疫情看上去稳定,但人心似乎不太稳。大家害怕得过新冠肺炎的病人复发,害怕有人为了“零”的不突破,而刻意不报。
2020-3-21 14:05
二月二十七(3月20日)
极左就是中国祸国殃民式的存在。改革开放如果毁在了这些人手里,是我们这代人的耻辱。来吧,把你们所有的招数都拿出来,把你们背后的大牌都喊出来。你看我怕不怕你们! ... ...
2020-3-20 23:59
二月二十六(3月19日)
我虽已退休,但是打场官司的精力还是有的。
2020-3-19 00:00
二月二十五(3月18)
“我也有过你们这样的青春,那时的我们就像今天的你们。”
2020-3-18 00:00
二月二十四(3月17)
除了武汉,全省各地市开始解封复工,大量员工也开始返汉。这个应该是最好的,也是我们最想听到的。真希望看到武汉重新恢复它嘈嘈杂杂、生机勃勃的场面。 ... ... ...
2020-3-17 00:00
二月二十三(3月16日)
“瞒,瞒,瞒”三字来自唐婉和陆游的爱情故事,很多中国人都知道。这里就借陆游诗中的三个字吧,错,错,错。
2020-3-16 00:00
二月二十二(3月15)
我,被封在疫区,作为受难者,记录下一些生活琐碎和感想,这日记多半留不下来。但是这成百上千人的集结叫骂,却会让我的日记永存。
2020-3-15 00:00
二月二十一(3月14)
接过哨子继续吹的人,应该是谁?也就是说,下一个吹哨人,该轮到了谁?
2020-3-14 00:00
二月二十(3月13)
疫情结束在何日,尚是未知数,在这一切未确定之时,无数的个人悲伤,郁结成块,或许会成一个难解的题。不如,开辟一个空间,让大家同哭一场吧。 ... ... ...
2020-3-13 00:00
二月十九(3月12日)
如果有关部门想调查,尽可以去查。这个也叫使用特权,那么特权又是什么?其实,说到底,大概是有人试图要挟警方对我进行打击吧?
2020-3-12 00:00
二月十八(三月11日)
各种文字,各种方式,让网管删不尽,灭不完。在删了发,发了删的对抗过程中,保留下这篇文章,变成人们心中一个神圣职责。这种神圣感几乎来自于一种潜意识的觉悟:保护它,就是保护我们自己。一旦走到这一步,网管, ...
2020-3-11 00:00
二月十七(3月10)
灾难即将结束。朋友们,千万不要跟我谈胜利。记住,不是胜利,而是结束
2020-3-10 00:00
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