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Far 首页 百家杂谈 查看内容

我为什么要旗帜鲜明的“黑”中医

2020-7-17 12:59| 发布者: 仙人掌| 查看: 71| 评论: 0|原作者: 愤怒的荷首乌

摘要: 在中国封建社会几千年里,历朝历代都有名医涌现,著书立说,但是中国人均寿命并没有大幅的提高,现代医学开始在中国普及之后,人均寿命才有大幅提高。 ... ...
        关于中医在网上的讨论越来越激烈,作为一个中医黑,想和路人从常识的角度探讨下中医,继而给大家一点建议。

       首先我想简单说明一下,我是如何成为一个中医黑的,我本人从小听从父母的就医安排,接受了大量的中医治疗,直到大学还因为持续的口腔溃疡服用中药,从未对中医有过怀疑,当然也从没有认真的了解过中医,直到近几年网上对中医的讨论越来越多,我才相对的去了解了一下中医,简单的说,就和那位从方舱医院康复出来的年轻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的,中医的理论我接受不了。在这呢,我也想和广大的路人探讨一下,绝大多数人可能和我一样,从小接受的教育、舆论环境,以及影视剧形成的一套认知就是中医是我国传统优秀的医学文化,博大精深,是中华文明的精华,但具体中医是什么,并没有详细的了解,这也是今天我想和大家探讨的问题。

一、 作为一个中医黑要经常要面对的质问

       首先我想和大家探讨几个关于中医是否有效常常要探讨的几个问题,其实这几个问题如果我们在思考时,跳出中医有效的前置思维,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1、如果没有中医,那古人几千年是怎么活下来,中华民族岂不要绝种了么?
       物种的延续,包括人类,都是靠繁衍来维系的,猴子没有猴医,也并没有绝种。中国人在中医发明以前,包括从猿猴进化成人之前的几十万年,并没有绝种。那么医学的作用是什么呢?我个人认为是为了让人活的更好,活的更长。

        2、中医流传了几千年,如果没有用,为什么还有人信,难道古人都是傻子么?
       流传的久并不能说明他是有效的,跳大神,算命,宗教,这些都流传了几千年,现在仍然有广泛的人相信其是有效的。当然我这条反驳也并不能说明中医是无效的,只是说明这一点并不能证明中医是有效的。

        3、如果中医没有用,那古人是怎么应对疾病的?
       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大家并不容易接受,答案就是靠自愈(运气),直白的说得病了那就看命了。对这个答案我想用以下数据给大家作为佐证。

       中国古代从秦始皇到末代溥仪期间生卒年份可考的300名皇帝里,摸到70岁的只有16人,这16个里面活到80岁的仅有5人,剔除非正常死亡的92人后,剩下的208人也是疾病缠身,平均寿命仅47.6岁。哪怕到了清朝,从顺治帝到道光帝的200多年里,六朝帝王后代们的平均寿命仅为18-26岁,幼儿夭折率21%-43%。

-《帝王政治与健康-宋代皇帝疾病问题研究》

历代人均寿命:
夏、商时期18岁,
周、秦大约为20岁,
汉代22岁,
唐代27岁,
宋代30岁,
清代33岁
民国时期约为35岁。
新中国成立后,据调查1957年我国人民平均寿命已提高到57岁,到1981年为68岁。2018年为76.7岁(补入,非原文)。
-林万孝的《我国历代人平均寿命和预期寿命》

       由上可见,在中国封建社会几千年里,历朝历代都有名医涌现,著书立说,但是中国人均寿命并没有大幅的提高,现代医学开始在中国普及之后,人均寿命才有大幅提高。清朝皇子的寿命甚至比社会平均水平还低(可能因为样本数量较小,出现较大偏差,或者因为皇室近亲繁殖,导致胎儿夭折率高),按说皇室应该是享受了顶级的中医资源,但从结果上来看,并没有起到期望的效果。历朝皇帝平均寿命相对较长,是因为皇帝这个样本基本剔除掉了夭折的人,因为绝大多数皇帝都是少年过后继位,而古代儿童夭折率很高,所以这一样本不能同社会平均值比较。

二、 中医是科学的么?

       医学是一门科学,那么我们要否定中医,光靠客观的数据不足以论证,本质上我们还是要探讨下,中医是否是科学的。
       坦白讲,以我本人对中医的认识,自认为还不足以探讨如此宏大的命题,但是我想用两个例子来和大家一起窥探下这个问题。

       1、王清任(Wang Qingren,1768~1831)又名全任,字勋臣。清代直隶省(今河北省)玉田县人。富有革新精神的解剖学家与医学家。
       王清任一生读了大量医书,曾说:“尝阅古人脏腑论及所绘之图,立言处处自相矛盾”。在临床实践中,就感到中医解剖学知识不足,提出“夫业医诊病,当先明脏腑”的论点。从此,王冲破封建礼教束缚,进行近30年的解剖学研究活动,并敢于对古人提出修正批评,其革新精神甚得好评。尝谓“著书不明脏腑,岂非痴人说梦;治病不明脏腑,何异盲子夜行”,故精心观察人体之构造,并绘制图形,纠正前人错误,写成《医林改错》。

 从这一事例中,我想表达的主要有这么几点。

        1) 王清任作为一名中医,在深入研究中医之后,认为古代医学论述错误甚多。发现错误,并改正,这是正确的做法。

        2) 从王清任的表述以及实践来看,中医对人体的认识并不是虚化(后文探讨)的,也就是中医理论也是基于对人体的认识来发展的,只是因为认识不足而导致错误的理论。当然了王清任可能只代表了中医的某个流派,并不能代表整个中医。

        3) 解剖学是现代医学的基础,这一点和王清任的观点是一致的,“治病不明脏腑,何异盲子夜行”,中医如果延续这样实证的发展道路,本有望发展为现代医学。

        2、余云岫《灵素商兑》VS  恽铁樵《群经见智录》

       不管是中医黑还是中医粉,以上的这场辩论以及这两个人,都应该要有认识,这场辩论是民国初年非常有社会影响力的一场辩论,影响了民国政府对中医的态度,也影响了后世中医的发展。

        余云岫(1879~1954),字岩,号百之,谱名允绶,浙江镇海人。年少时曾学习中医,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就读于浔溪公学,后公费赴日本留学。辛亥革命,一度返国参加救护工作。民国5年(1916年)大阪医科大学毕业后回国,任公立上海医院医务长。曾任国民政府卫生部中央卫生委员会委员,内政部卫生专门委员会委员,教育部医学教育委员会顾问,东南医学院校董会副主席,中国医药研究所所长,上海市医师公会第一任会长,《中华医学杂志》主编等职。

        他为了驳斥中医,写了《灵素商兑》一书。

       本书以当时西方医学知识从阴阳五行、五脏六腑、脏腑生理、经脉络脉、十二经脉、切脉、手脉详考、病原、病变等专题分篇印证并辨斥内经之谬误。从医源于巫之角度考辨,将中医与巫术等量齐观,再就医学备受阴阳五行荼毒展开,批驳干支时节、色味、配属脏腑纯属幻象、不足为精审学术之根基。以西方解剖生理诸说印证内经藏象理论穿凿附会、荒唐无经。据微生物、病理学知识剖判内经之病因病机学说为门外汉想象之语。书后附有砭新医和箴病人两篇,针砭西学归来者之治病时弊,并箴劝病者改变畏疑新医、不重视预防卫生等陋习。

        恽铁樵(1878年-1935年),中医学家。早年从事编译工作,后弃文业医。创办“铁樵中医函授学校”,致力于理论、临床研究和人才培养。著有《群经见智录》等24部著作,有独特新见。竭力主张西为中用,对中医学术的发展有一定影响。

      针对《灵素商兑》的攻击,恽铁樵在1922年发表了闻世之作《群经见智录》。他研究了《内经》理论的原委实质,提出了“四时五脏”的观点,认为古人把四时看作是万事万物变化的支配力量,也是古人认识事物变化的方法,由四时的风寒暑湿产生了六气;生长化收藏产生了五行,再由四时五行派生出五脏,因此四时是内经的骨干,“内经之五脏非血肉之五脏,乃四时的五脏”。他从方法论的高度揭示了中医理论,特别是藏象学说的秘奥,展示了古代医家一条朴实的、可以理解、捉摸的思路,驳斥了《灵素商兑》的攻击。

        针对现代医学认为中医理论与解剖观察的人体情况不符,前文王清任也曾指出这一点,但是与王清任的处理方法不同,恽铁樵的理论将中医彻底虚化,即中医理论所指的五脏非血肉之五脏,乃四时的五脏。这一理论对近代中医发展影响很大,自此中医理论完全不可证伪,与科学分道扬镳。


三、 部分中医理论及实践应用


       以上呢,我都是非常宏观的对中医进行了探讨,如我开篇所讲的,很多人其实并没有真正的去了解下中医具体是什么。下面我通过几个示例来和大家探讨一下。

       1、 以形补形。

       这是中医理论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理论,也是被广泛大众普遍了解接受的一个理论,比如说吃雄性动物的性器官可以壮阳,吃腰子可以补肾,吃香蕉可以治疗便秘等等,只是大部分人不知道这背后的理论就是以形补形。这个理论也很简单,就是字面意思,吃一些形状相同的东西,就可以补人体的缺失。

       以上举的这几个例子,被广泛的传播,大家的接受程度还比较高,那么我举几个医书里的例子,来说给大家展示下以形补形。

       1) 妇人难产 《外台秘要》:用箭干三寸,弓弦三寸,烧末,酒服,方出崔氏。(弓可以射箭,故吃弓箭有助于生产),该方子收录于《本草纲目》。

       2)  鲮鲤甲(穿山甲鳞片),出自《太平圣惠方》卷六十六,主治吹奶,不可忍。(穿山甲可以打洞,故有助于妇女产后下奶)。

       3)夜明砂(蝙蝠屎),治夜盲症:夜明砂10g,鸡肝1具,与鸡肝同煮,肝熟,饮汤食肝,连服1月。(古人以为蝙蝠夜间视力好,故可以治夜盲)

       4) 步长脑心通,本品为纯中药制剂,【处方】:黄芪、赤芍、丹参、当归、川芎、桃仁、红花、乳  香(制)、没药(制)、鸡血藤、牛膝、桂枝、桑枝、地龙、全蝎、水蛭。(核心三味药均为善于打洞的动物,故可以治疗血栓)

       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一下《本草纲目》的原文,这本书在我接受的教育里,被描述成一部对世界医学有贡献的医术,而实际来看,这本书勉强可以称之为一部博物志,说它是一本医术那就是笑话了。而这并不是个案,如果你去看古代的医书,基本上所有的医术里都记载了各种现代人看来各种啼笑皆非的方子。

       可能有人认为,以上这些中医糟粕已经被现代中医剔除,但本质上来看,这些药方和目前在用药源于同样一套理论,对于保留下来的中药方,并没有对其理论进行修正,我们常常可以看到某款中成药是依据某个古方如此。如果一个印度医生要是告诉我恒河水可以治疗新冠肺炎,我会直接否定这个人,如果他还带来了印度圣土,告诉我可以治病,我基于对这个人的判断,也是不信的。

        2、 君臣佐使

       解释原指君主、臣僚、僚佐、使者四种人分别起着不同的作用,后指中药处方中的各味药的不同作用。

       出处《神农本草经》:“上药一百二十种为君,主养命;中药一百二十种为臣,主养性;下药一百二十五种为佐使,主治病;用药须合君臣佐使。”

“君臣佐使”是中医的组方原则。这种组方原则最早见于《内经》。《素问·至真要大论》说:“主药之谓君,佐君之谓臣,应臣之谓使。”元代李杲在《脾胃论》中再次申明:“君药分量最多,臣药次之,使药又次之。不可令臣过于君,君臣有序,相与宣摄,则可以御邪除病矣。

       看得出来,所谓的君臣佐使只是把中国传统的君臣文化思想融入到中医里,而这些理论看起来荒诞不经,实际中也没有进行验证,对于什么药入君药,什么药入臣药,没有可以量化的理论标准。

       实际上中医大量的融入中国传统文化内容,但是文化就是文化,不经验证的拿来治病就不对了。再比如中医的哲学基础是阴阳五行,阴阳五行本来是中国传统哲学家认识物质世界的理论,被中医纳入到对人体的认识中,本来阴阳五行对物质世界的认识就是错误的,用在人身上就跟家缺乏依据了。


四、 青蒿素是中医么?

       我们从媒体上看到各种宣传,说青蒿素的发明,是中医的重大贡献,可真正的事实是什么呢?我这里给大家罗列一下:

       1、屠呦呦验证了上千个古方,最终才找到青蒿素。

       2、青蒿素的发现源于中医典籍《肘后备急方》,作者葛洪是一名道士,中医爱好者。

       3、《肘后备急方》中记载了20多个治疗疟疾的方子,诸如:抱一只大公鸡然后大声喊叫、拿一个豆子切两半写上日月对着太阳把豆子吃下去、抓只蜘蛛配饭咽下去、头朝南边憋着气写一个鬼字等等。

       4、青蒿素并不是从《肘后备急方》中记载的青蒿(香蒿)中提取,而是从黄花蒿(臭蒿)中提取。

       5、青蒿素遇热易分解,并且几乎不溶于水,屠呦呦都是用乙醚低温萃取得到的,而古方的描述是用水绞汁喝。

       我们这里谈一个简单的逻辑,如果葛洪真的用青蒿治好了疟疾,那么这个病应该在晋朝开始,在中国就有有效的治疗方案了,可实际情况是在晋朝后的上千年里,中国人并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应对疟疾。实际上我们去看屠呦呦发现青蒿素的过程,更类似于青霉素的发现过程,屠呦呦通过大量的试验去验证不同的植物对疟疾的抑制作用,而青蒿素的发现,是大量实验基础上偶然的发现。如果说中医在这里面有什么贡献,那就是中医启发屠呦呦去植物中寻找抗疟药物,而青蒿素的提取和验证,则完全遵循的是现代医学的循证理论,青蒿素是药理清晰的现代医学药品,和传统中医熬药的成分完全不是一回事。

       所以说,青蒿素是一个现代医学理论指导下研发的药物,而中医的贡献是为青蒿素的研发提供了思路,但青蒿素本身,和中医理论并无关联。


五、 要全面否定中医么?-废医验药


       很多人都看到过这些否定中医的言论,不禁就要问,难道中医真的就是一无是处么?我的观点也不是,就是要废医验药,这个政策在民国就提出来了,其含义是,中医的理论是愚昧不科学的,但是中医在长期的实践中,一些药物可能是有效果的,我们要中药方中的有效成分提取出来,验证药物的毒副作用,以实现药物的安全有效。

        近代史上,一直都有关于中医发展的讨论。1929年2月23日至26日,南京国民政府卫生部第一次召开全国卫生会议,中华民国医药学会上海分会会长余云岫(前文提到《灵素商兑》的作者)等人在会上提出四项议案,目标直指“废止中医”,这些议案的核心观点大多见于余云岫提出的《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之障碍案》,会议最后通过的废止中医案-《规定旧医登记案原则》,规定“不接受新的中医登记、禁止中医学校教育和禁止中医宣传”三条措施。但引起社会抗议,后国民政府文官处批示:撤销一切禁锢中医法令。但是,仍然禁止中医参用西法西药,禁止中医学校立案,禁止中医开设医院。

       日本、台湾、韩国等地都曾受中国文化影响学习中医,随着现代化的推进,中医在这些地方已趋于消亡,西方国家只能作为替代医学存在,无行医资格,中药不能作为药物销售。

       目前日本的汉方产值在整个医药行业产值不足3%,且大部分用于出口,主要是中国和东南亚。

       台湾基本上还是延续了民国的政策思路,从1998年起,从未举行过中药业者执照考试,近二十年来迟迟不解决发执照问题。统计显示,目前台湾中药房每年以200-300家的速度消失。

      1950年中国成立后,开始推行旧医改造,卫生部关于中医定出的最终管理方案:中医药没有被纳入实行的公费医疗制度中,中药不在报销之内,大医院不吸纳中医;传统的师徒授受与父子相传的教育方式被禁止,基本方向是将中医推向消亡。

但随后政策出现调整,二人于1955年被撤职。

        王斌(1909年-1992年6月13日),四川兴文县人,著名外科专家、医学教育家,中国人民解放军正规医学院校教育创始人之一,新中国卫生事业的优秀领导者和主要创始人之一。历任中国工农红军卫生学校校长,中央军委卫生部副部长,东北人民政府卫生部部长、党组书记。

    贺诚(1901-1992),名宗霖字润之,又名李平。四川省射洪(遂宁市射洪)县人。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958年补授予中将军衔。1962年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荣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六、 如果中医这么不堪,难道国家的领导学者不知道么?


       坦白讲这个问题就不能展开探讨了,因为当下中医已经并不仅仅作为医学而存在了,就好比现在的传统武术一样,作为中国的传统文化,都给予可列入了不能被亵渎的地位。

但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的是,其实很多被大众知晓的名人,都是反对中医的,在此我列举了几位。

       我还记得先前的医生的议论和方药,和现在所知道的比较起来,便渐渐的悟得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同时又很起了对于被骗的病人和他的家族的同情。——鲁迅《呐喊》自序

       中国现在最可耻、最可恨、最可使人断气的事……是所谓西医,中医之争。 … ……受了新式教育的人,还在那里听中医的五行、六气等等胡说!自命为提倡近代化的人,还在那里以政治的或社会的力量作中医的护法者!这岂不是明显表示中国人的脑筋仿佛根本有问题?——傅斯年《所谓“国医”》

        “我们不能因为现代人科学智识还幼稚,便根本怀疑到科学这样东西。即如我这点小小的病,虽然诊查的结果,不如医生所预期,也许不过偶然例外。至于诊病应该用这种严密的检查,不能像中国旧医那些‘阴阳五行’的瞎猜,这是毫无比较的余地的。我盼望社会上,别要借我这回病为口实,生出一种反动的怪论,为中国医学前途进步之障碍--这是我发表这篇短文章的微意。”——梁启超《我的病与协和医院》

       鲁迅先生在日本留学时,学习的就是西医。梁启超因为被西医误诊,切除了一个健康的肾脏,引起当时社会很大的讨论,故而专门撰写了这篇文章登报以平息争论。很多人都说不信中医的人都不了解中国古代文化的博大精深,我想论及这一点,现在社会上对中国传统文化学习水平比这三位高的,恐怕凤毛麟角。当代社会,反对中医的也不是少数,以至于现在互联网上对这一群体冠以“中医黑”的称谓,特别有代表性的就是张文宏医生,大家可以去搜张文宏的采访,他在多个场合都被问及对于中医防疫的看法,张医生都没有给予正面的评价,某些时候还隐晦的表达了怀疑。曾国藩、孙中山、袁世凯、陈寅恪这些人都曾公开表达过对中医的否定,所以如果你没有近距离接触过中医,不妨冷静的想想,难道这些人的观点都是错误的么?


七、 中医如果这么乱,难道没有人管么?


       中国的医药监管真的是一部血泪史,近几年接连爆出的疫苗案,只是这个问题的冰山一角。我简单的介绍一位当年轰动一时的人物,以窥探下这个问题。


郑筱萸(1944年12月—2007年7月10日),福建省福州市人,1968年12月参加工作。1979年11月入党。复旦大学生物系动物及人体生理专业毕业,大学文化。高级工程师。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

       2007年5月29日上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郑筱萸案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判处郑筱萸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玩忽职守罪判处其有期徒刑7年,两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6月22日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7月10日上午被执行死刑。

1998年国家食药监总局才成立,郑筱萸任首任局长直至落马死刑,其任上每年上万件药品批文流出,这些批文并未因其落马而被收回。

        郑局长虽然被处死,但整个行业乱象丛生。数据造假已成为行业潜规则,2015年7月22日,震撼行业的“722”临床试验核查。由于标准骤然提升、在加上部分厂家习惯性造假,那年国内医药行业几乎全部沦陷,集体撤回上市申请。连业内公认出口美国制剂做的最好、完全没必要作假的华海药业,也被发现国内申报资料重大瑕疵。由此可想而知当时行业环境多么恶劣、历史积弊多深。

       目前国家为了推广中医,在中药药物审批方面,大开绿灯,降低标准,中药企业实验设计不规范,数据造假等依然广泛存在。经过多年发展,中医药产业已经发展成一个产值上万亿的产业,利益关系错综复杂,更加大了监管调整的难度。


八、 但是我吃的中药好像真的有效-大样本随机双盲检验


         很多人虽然觉得中医理论存疑,但是总是有一种印象,自己(或者自己亲眼所见)吃了中药,确实是有效果的,难道这不是中药的效果么?在此呢,我想介绍下现代医学在药物检测方面的标准-大样本随机双盲检验。

       “大样本随机双盲试验”是现代医学判断疗效的“金标准”

       大样本:试验选取的样本数要尽可能多。因为统计学的“大数原则”告诉我们,样本越大,统计结果越能稀释掉那些特例(例如某些人免疫系统特别强或特别弱),也就越能逼近真实情况。

随机:样本选取遵循随机原则。这样可以有效避免病人由于病情轻重而导致的痊愈效果阶段性差异。

       双盲:医生和病人双方都不知道病人所属的对照组。

       单盲:将样本病人随机分为以下三组,病人不清楚自己所属的组别,医生知道病人所属组别。

       第一组是对照组,不做任何治疗,用来观察病人疾病在没有治疗情况下的自愈效果。

       第二组是安慰剂组,给病人吃没有治疗成分的“假药”,用来观察病人的心理作用对疾病的影响。

       第三组是治疗组,给病人吃真药,观察这种药物或疗法的真实治疗效果。

       双盲:所有数据加密,连医生都不知道自己身处哪一组,而统计工作由第三方来进行。这样一来,就能很好屏蔽来自医生的主观意识影响,让实验更加客观公正。


       这一实验标准也是在不断的实验过程中总结出来的。最初实验是单盲实验,为什么发展成双盲呢,因为在实验中发现,如果医生知道哪些病人用的是真药,则因为一些潜在五意识的关心,导致这部分病人的治疗效果更好。而设置安慰剂组的原因即在于,人真的是一种神奇的动物,有些人在生病的情况下,即便给他吃淀粉片,而告诉他这是特效药,也会产生效果,这在实验上是有数据支持的,所以一款药物的检验,必须是治疗组的数据明显好于安慰剂组,才能证明是药物起到了效果。

       所以平时大家觉得吃的中药有效,可能原因就是三个:一是中药发挥了安慰剂效应,二是这款中药是确实有效的,但是前文说过了,对于此类有效的中药,我们应该进行验药。但因为大部分中药不能完成验药这一环节,所以安慰剂效应是我们感觉中药有效的主要原因。第三就是大量的中药实际上掺入了西药在卖。这类中药非常的广泛,甚至有中药企业在中成药的胶囊壳中加入西药成分,以此来通过药监局的审核。

        我们以最近一则官方新闻来看,2020年6月30日,广州警方查处了一批非法凉茶店,这些凉茶中加入了不明西药成分,办案民警在番禺区范围内的凉茶铺随机取样40份,送相关部门进行检测,结果显示:送检40份样品中,有15份样品不同程度含有西药“对乙酰氨基酚”“氯苯那敏”“布洛芬”“马来酸氯苯那敏”“甲硝唑”等成分,不符合国家食品安全法规定。广东人历来讲究养生,感冒了喜欢饮用凉茶治疗,很多人以为是中医的功效,凉茶中掺入西药早已成为历史悠久的行业潜规则。而实际上这只是中药掺入西药问题的冰山一角,民间有不少中药中掺入的是激素类药物,药效十分明显,还鼓吹是中草药无副作用,实际上激素治疗的副作用是非常大的。

    那么中医的大数据双盲实验结果如何呢?因为国内的中药审核前文已经讲过,我们以美国FDA检验来看,曾有多款中药去做检验,至今无一款中成药完成美国FDA检验,只要通过FDA审核,就也可以进入发达国家市场,从未听说有中药企业抱怨美国FDA歧视中药而不予通过,难道中药企业不想去获得更大的市场,赚取更多的利润么?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请读者自行想象。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制造的产品全球热销,中国的原料药产业也十分庞大,成为全球重要的原料药产地,为什么独中药走不出国门呢?国内杜撰大量的假新闻说中医药在世界范围广泛传播,那这一审核结果又说明说明了呢?

       中成药在FDA审核中走的最远的是复方丹参滴丸,2017年9月14日,院士李连达署名文章《丹参滴丸三期临床惨遭失败,损失惨重,教训惨痛》在科学网其个人博客上发表并迅速传播。在文章中,作者表示复方丹参滴丸1997年向美国FDA申请注册,至今已20年,直指其“吹牛在前,失败在后,始于谎言,毁于欺骗”,并详细在博文中分析了三期临床试验失败的原因。

        以此次新冠肺炎防疫来看,世卫组织发布的防疫建议中,禁止行为中,英文版共四条,其中包括禁止服用传统草药,而中文版删去了这一条,说明国际社会并不认可中医抗疫。


九、 用西方现代医学的标准去衡量中医合理么?


        很多人读者可能也知道中医不符合现代医学的标准,但是流传很广的一个观点是用西医的标准检验中医是不合理的,因为这是两个体系。首先我正面回答一下这个问题,正宗的中药和双盲检验标准确实是不相容的。所谓正宗的中药是指,中医讲究辨证治疗,千人千方,也就是说每个人的体质是不一样的,所以即使同样的病,不同的人治疗方案也是不同的,也就是说,大家日常去看中医,开方子熬药,因为给每个人开的方子都不一样,而且双盲检验也没有办法去验证这个方子是否符合某个人的体质。这两套体系确实是不兼容的的。

        但是对于中成药,这是符合双盲实验的标准的,因为中成药本质上和西药一样,都是用同一个配方去给所有人吃,那我们自然要检验一下这个药是否有效了。同样的道理,本次抗疫中所广泛使用的清肺排毒汤,也并未遵循中医千人千方的诊疗方案,而是用一个方子给所有人用。所以现在中医到底遵循哪个标准,我个人是有疑惑的。

       那么我们接着探讨下,现代医学标准既然不能用来衡量正宗的中医,那么该用什么来衡量呢?坦白讲,如果中医讲究千人千方,那就没有事前的标准。也就是一个病患在吃某位中医给开的方子之前,无法验证是否有效,因为在你之前没有一个人的体质和你一样,所以没有历史数据可以验证你吃了这个方子是否有效。而且不同的中医的诊疗理论依据可能还是不同的,在这个中医这你可能是肾阳虚,换一个大夫就可能变成肾阴虚了。如果大家懂一点逻辑思维,就会明白这个体系存在严重的问题,因为在这样一个丧失标准的体系下,已经没有办法去验证一个中医大夫的诊疗是对还是错的,甚至没有固定量化的的标准去衡量一个中医是否具备了行医资格,在中医的传统上就是师傅觉得你可以行医了,一个中医就可以出山了。

        针对这个问题,其实早有讨论,2009年,复旦大学一个教研室联合上海中医药大学综合研究实验室做了一个实验,详见论文《中医临床医生四诊信息判读及诊断一致性探讨》,该实验邀请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曙光、岳阳等医院的资深临床内科专家,主要有刘嘉湘、林钟香、何立人、蔡凎、马贵同等共16位教授。同时随机选取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肾内科住院患者(配合者)1位。按照中医诊察疾病的顺序及方法,请各位专家根据患者情况,对患者四诊信息进行判读,并给出辨证诊断结果。在此我总结下实验结果,就是诊断结果一致性非常差,具体有兴趣可以自行搜索查看。另外网上曾有人公开悬赏50万,寻找可以摸出喜脉的中医师,引来中医师一片讨伐,可最终无一人敢来应战,最终不了了之。以上这些事实均可查询。

        所以针对衡量中医标准的问题,概括一下就是,中成药是符合现代医学标准的,但是没有一款中成药通过了FDA检验,正宗的中医是不符合现代医学标准的,但是正宗的中医理论导致不存在一个标准可以检验其有效性。中成药就只能归纳为安慰剂中的智商税了。而且很多人都以为中药比西药便宜,你真的去了解一下的话,如果你直接去买很多中成药中的有效成分的话,价格往往十分便宜。


十、中医不好,那西医就是万能的么?


        我一直认为这个逻辑不值一驳,但还是简单的说几句。我们不能用一个事务的不好,去论证另外一个事务好。西医有很多治不了的病,但是这和中医有什么关系,可以论证中医是有效的么?而且西承认有很多病是治不好的,也有很多病是不确定的。但如果你去看中医,不管你有没有病,你都可以去配得一副方子,至于有没有效那就另说了。

        用草根树皮并不是中医特有的,古代的西医同样是用这些愚昧的手段在治病,西方有段时间甚至把木乃伊磨成粉泡水喝,据说有延年益寿的效果。

        所以本来就没有什么中西医之分,中医和古代的西医都应归入巫医一类,进入现代社会以来,西方医学界早已抛弃这些愚昧,独有我们守着几千年前的愚昧不放,实难理解。


十一、你不信中医就不信吧,为什么要黑中医呢?


        在网上和人争论中医,有人就说,你不信中医,别去看就是了,为什么要抹黑呢?对于这个问题,我想说的三点:

        第一,即使我不用中医,中医也侵害了我的利益,这一点对于每个人都是存在的,只是大家不留意,不关心罢了。因为中成药现在大量的进入医保报销名单,相当于每年本就紧张的医保资金被中成药大量占用,这就是你我每个人切身利益的受损。之前北京民航总医院的杨文医生被杀案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但是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民航总医院一直只让患者在急诊治疗,而不接纳患者入院治疗,因为在急诊治疗无法使用医保,而医保局又给了每家医院医保报销的额度,超过额度之后,就要扣减医生的绩效工资,民航医院拒绝很大的原因就是为了节省本院的医保报销额度。我不能说是中成药的报销导致了这样的结果,但是如果我们的医保资金可以减少在诸如中成药这类药物上的支出,显然是可以缓解此类医保资金紧张的问题的。

       第二、中医和诸如传统武术,算命,宗教这一类事物不同,后面这几类在人主观上无恶意的情况下,是不会对人的身体健康造成损害的,最多只是骗取一些钱财,现在社会上的智商税非常多,也不在乎多一款。但是中医不同,中医是即使中医大夫在主观上是无恶意的,仍然可能对人的身体造成损害,因为中药的毒性没有经过验证,已经有很多中药被验证是有毒的,比如龙胆泻肝丸中因使用的中药药材关木通中含有马兜铃酸,给服药者肾脏造成严重损伤,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在国际上也造成恶劣影响,美国FDA、英国MCA和比利时政府等采取了严厉措施,对中草药和中成药进行强烈抵制。欧美媒体曾将这种情况渲染为“中草药肾病”;因广防己、关木通等中药含有共同的致病成分马兜铃酸,后来国际上将此类情况改称为“马兜铃酸肾病”。中药给肝脏也带来很大负担。

       第三、中医导致中国医药产业发展畸形。同样为发展中国家的人口大国印度,其仿制药产业非常发达,处于全球领先水平,有效的降低印度医疗费用水平。而我国大量资源被投入到中医中,我们以上市药企为例,国内上市的中药企业销售费用异常高企,通常要达到50%以上,而研发费用投入远低于西药企业平均水平,我们可以想象一家制药企业的销售费用如此之高,我们可以想象这中间的利益腐败有多严重。而另一方面,这些企业的研发投入却远低于西医药企。我们的中药企业有时甚至把古墓里考古得到的方子制成药物拿去售卖,这确实不需要什么研发成本。这样一种畸形的行业导致大量社会资投入其中后,并不产出有价值的药品,造成严重的社会资源浪费。

基于以上原因,我认为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应该旗帜鲜明的反对中医。

  

十二、作为一个中医黑,在此给读者几点建议:


       1、不要对未成年人使用中医

       未成年人身体各脏器都处于发育阶段,绝大多数的中药未经毒性验证,药理不明,对未成年人用药可能给身体造成严重损害。而且未成年人患慢性病疾病的可能性较低,绝大多数的病都是病例清晰,诊疗方案成熟的疾病,所以未成年人患病建议及时选择西医治疗。

        2、极力避免使用中药注射液

       绝大多数中成药都是口服药物,副作用还不明显,而把成分未知的中药提取物注射到血管中,这需要引起我们极大的警惕,同样前文提及的航天医院杨文医生案,凶手母亲就被注射了中药注射液醒脑静,而凶手认为正是用了此药,才导致其母昏迷不醒,也是引发这起恶性事件的一个细节。

      而每年都有不少中药注射液引发的医疗事故发生,可见其安全性严重存疑,我们在知网上搜索中药注射液,自动弹出的相关搜索如下图,请读者自辨,读者也可自行搜索中药注射液的医疗事故。如前文所述,没有一款中药注射液通过FDA检验,所以我们在日常就医过程中,要对中药注射液高度警惕。

        3、对于病理清晰,诊疗方案完善的疾病,不要用中医。

       实际上,现在很多疾病一旦病理清晰,诊疗方案完善后,中医基本上就退出了这一领域,比如我们小时候在厕所或者电线杆上常见的祖传秘方治疗性病的。而中医现在活跃于大量慢性病、绝症以及养生领域,这些领域因治疗不确定性大,给了中医浑水摸鱼的空间。

       4、不要用中医治未病。

       “上医治未病”最早源自于《黄帝内经》所说:“上工治未病,不治已病,此之谓也”。“治”,为治理管理的意思。“治未病”即采取相应的措施,防止疾病的发生发展。其在中医中的主要思想是:未病先防和既病防变。而我们之前以及讨论过,这些理论并无科学依据,如果得病了我们及时的去治疗,但是如果没有得病,不要乱用药。

        5、如果你读到了这里,而对本文半信半疑,请去买一本中医医书

       假如你是中医粉,那么我相信你可能不会看到这里,而如果你只是一个从小被告知中医博大精深,是优秀传统文化等等,而从未近距离了解过中医,对本文提到的内容心存疑虑,那么我建议你买一本原版,注意是原版,不是什么改写的保健书,如《黄帝内经》、《本草纲目》了都可以。

其实我们心平气和的想想,古人对于世界的认识先进,还是现代人先进。自然科学是一个积累的过程,而实际上人类真正开启科学,也不过是近几年百年的事情,在此之前,人类只有技术的发展,而谈不上科学。我们每天守着几千年前的巫医治病,你觉得靠谱么?本文中所提及的内容均可在网上搜到,我相信很多人从来没有深入了解过中医,如果我们今天探讨的是阿尔兹海默症的发病原因,那么作为一个非专业人士,我想我没有能力探讨这个问题。但是戳破一个骗局,并不需要什么专业能力,你只需要具备常识。​​​​




最新评论